因阿片类药品被控“公共妨碍”?股价涨超1% 强

【因阿片类药品被控“公共妨碍”?股价涨超1% 强生中国回应:将就此结果进行上诉】美东时间8月26日,俄克拉荷马州一地区法庭裁定强生在阿片类药物案件中负有偿付责任,要求强生支付5.72亿美元赔偿金。不过,由于该赔偿金低于市场预期,强生股价不降反升,周二收涨1.44%,报129.64美元。俄克拉荷马州司法部长Mike Hunter试图证明,强生进行了为期数年的营销活动,在宣传止痛药的好处的同时,将这些令人上瘾的止痛药的风险降到了最低,从而助长阿片类药物的流行。(21世纪经济报道)

   美东时间8月26日,俄克拉荷马州一地区法庭裁定强生在阿片类药物案件中负有偿付责任,要求强生支付5.72亿美元赔偿金。不过,由于该赔偿金低于市场预期,强生股价不降反升,周二收涨1.44%,报129.64美元。

  俄克拉荷马州司法部长Mike Hunter试图证明,强生进行了为期数年的营销活动,在宣传止痛药的好处的同时,将这些令人上瘾的止痛药的风险降到了最低,从而助长阿片类药物的流行。

  Hunter 表示,早在1990年代,强生及其制药子公司杨森向医生积极推销阿片类药物,并试图淡化该药物存在的风险。

  经过长达七周的审讯,俄克拉荷马州法官Thad Balkman裁定,强生在阿片类药物供应上造成了“公共妨害”,必须支付政府应对成瘾率和过量用药激增的一年费用,为5.72亿美元。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数据,从1999年到2017年,近40万人死于过量服用阿片类药物。据Hunter称,自2000年以来,俄克拉荷马州约有6000人死于阿片类药物过量。

  此前,俄克拉荷马州政府曾寻求强生赔付高达175亿美元的罚款,以帮助该州在未来30年时间里通过戒毒治疗和预防项目以应对阿片类药物流行的局面。不过,Balkman并未同意州政府的要求。

  记者翻阅该案判决声明发现,此次涉案的阿片类药物为强生的止痛贴Duragesic和止痛药Nucynta。

  一位强生中国公关部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强生公司没有引起阿片类药物危机。该裁决忽视了强生公司遵守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法律法规的重要事实,公司的制药产品在满足病患需求方面的独特作用,以及公司负责任的营销实践。公司相信有充足的理由对此结果启动上诉。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DURAGESIC?、NUCYNTA?和NUCYNTA?ER是经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的止痛药物。经FDA批准的产品标签明确说明了相关风险和益处。经记者查阅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旗下的网站DailyMed,强生的上述产品标签上的确有警示标签,告知该药可能存在的风险。

  据了解,阿片类药物是从罂粟中提取的生物碱及其体内外衍生物,是治疗中度至重度疼痛最有效的药物, 并且已被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用于癌症疼痛的常规治疗。

  根据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官网显示,阿片类药物是一类强大的麻醉性镇痛药,用于治疗哦中度到重度的疼痛。当其他药物和治疗方法未能产生效果时,阿片类药物可以帮助患者治疗疼痛,不过该类药物也存在严重的风险,包括误用和滥用、成瘾、过量和死亡。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尽管阿片类药物存在严重风险,但由于目前仍难研发出合适的、安全的替代品,阿片类药物在治疗过程中依旧是必需品。

  该工作人员对记者强调,事实上强生阿片类药物自获准上市以来,在俄克拉荷马州和美国的阿片类药物处方总量中不足1%。据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估计约有近5000万美国人饱受慢性疼痛困扰,这些患者不容忽视。

  针对此次判决,强生公司法律顾问Michael Ullmann表示, “杨森没有导致俄克拉荷马州的‘阿片危机’。此次判决结果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Ullmann强调, 此次用于起诉强生的依据是基于“公共妨害”的法条,而该法条的适用范围为涉及破坏公共财产或公共空间的行为,对于药品诉讼并不适用。

  强生公司律师Sabrina Strong在宣判结束后的发布会上表示, “你不能用起诉的方式解决‘阿片危机’。 每个人都必须团结起来解决这个问题。”

  Ullmann表示,“我们认识到俄克拉荷马州的‘阿片危机’是一个复杂的公共卫生问题。我们对所有深受影响的人表示同情。我们正与社会各界的合作伙伴一起努力,寻找合适的方法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其实强生不是俄克拉荷马州起诉的唯一一家药企。不过,另外两家药企Purdue Pharma和Teva Pharmaceutical都在庭审开始前选择与州政府和解。尽管如此,两家药企均否认存在违法行为。